不足七月(2020)

美景七月,美色七月,不止七月。

水滴滴入湖中引起一丝涟漪 随后恢复平静如镜

只有水中的鱼儿目视了整个过程 可惜也改变不了七秒钟的记忆


近日气候忽冷忽热,晚上睡觉清早起床总是鼻涕不止,好像鼻炎又有些加重了。戴着口罩地铁出勤,闷得喘不过气却又不得不带,口罩上的毛絮还跟鼻子打闹,一玩就又容易出水,废纸得很。

上次在租房小区附近意外寻得一个体育场,每日上午十点之前篮球场不收费。趁着周末这档子空期就去耍了会,小学时期的村头“篮球霸王”自从大学还零零散散玩过两下这一晃都三四年没打篮球了,霸王早已不复存在。由于工作原因,也不再像之前一样晚上能有充足的时间来跑跑步,老是疲惫的状态也不适合长跑。这下只能指望着周末的时间来补一补锻炼时长了,白天篮球晚上羽毛球,还不到年纪不能成了个油腻小伙。

生日将至,距离三十周岁只有 5 年的时间了,有时候身处在大城市总是不知不觉会被城市的快节奏给带起来。本来是多么美好的年纪啊,如今却是安排成了这么一个不上不下无比尴尬的处境,值与不值。


看了下天气预报,终于有点出梅的兆头了,阴雨过去热浪来袭,喜与不喜都是这么一回事。

窗外的雄蝉奋力发出声音来展现自己的强大魅力,吸引雌蝉来跟他交配。

蝉的幼虫通常会在土中待上几年甚至十几年,如 3 年、5 年,还会有 17 年,这些数有一个共同点,都是质数。这是因为质数的因数很少,在钻出泥土时可以防止和别的蝉类一起钻出,争夺领土、食物。将要羽化时,于黄昏及夜间钻出土表,爬到树上,然后抓紧树皮,蜕皮羽化。当蝉蛹的背上出现一条黑色的裂缝时,蜕皮的过程就开始了,头先出来,紧接着露出绿色的身体和褶皱的翅膀,停留片刻,使翅膀变硬,颜色变深,便开始起飞。整个过程需要一个小时左右。 ———— 百度百科

《第八日的蝉》

我没看过这本书,先看看内容简介吧:

★大陆首次出版日本第132届直木奖得主作品

★村上春树的同门师妹,渡边淳一、黑木瞳最为欣赏的日本女作家

★有‘幸’活到第八日的蝉,是悲?是喜?如果我努力的活着,上帝应该不会嫌弃我吧?

蝉在土中七年,破土而出后却只能活七天

但若有一只蝉跟伙伴不一样,独活了下来

那么她感到的是孤独和悲哀,还是看到崭新风景的喜悦呢?

我决定先看看其同名电影,豆瓣评分也很不错。


去年上海的 ChinaJoy 那几天被派到昆明出差去了,所以也没去成,这次早早就买好了票。

天气也很给力,三十五度。疫情影响,口罩免不了全程佩戴,排着长长的队伍绕弯弯。其中好几个展馆里展位都没有摆满,游戏也大多是手游的宣传,综合看下来还是那些大厂的展台有格调,下了功夫。

拍了几张 show girl 的照片,看那些个都是拿着专业设备的冲在前我这拿着三年前买的手机的手不自主地打抖来着。还是欣赏欣赏就好了。也不容易,穿着十厘米高跟一站就是几个小时,还有那些穿着玩偶套服的还好室内空调比较足。

没什么收获,说实话今年一般般,我就买了个布罗利的手办,也没挑出其他更感兴趣的了。

宅男娱乐,明年还去。

文章作者: Folgerjun
文章链接: http://putop.top/2020/07/30/not-enough-july-2020/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CC BY-NC-SA 4.0 许可协议。转载请注明来自 DoubleFJ の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