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八月(2018)

又是一月悄悄溜走,蓦然回首,措不及防,顿有种惊魂失措之意

昨日刚看了些沈复写的《浮生六记》——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多么美好令人羡艳的爱情,平淡如水,举案齐眉,彼此心心想通

可以想象沈复当年回忆并写下这些往事时是种什么样的心情

俱往矣。

  • 如今游戏已没有当年学生时代那么为之疯狂,想想当时一时兴起就会叫上几个同学坐上人力车或是残疾三轮摩托(我们老家称之田鸡蹦),照着熟之不能再熟的小路在那黑网吧相聚。为什么我说是黑网吧,自然是因为那时我们都还未成年,只需报个身份证即可入座。这一坐往往就是个通宵。

  • 最近趁着开学季,有些APP上图书优惠幅度较大,便又是忍不住入手了几本,其中自然有专业书籍也有些闲暇时候用于静心的读物。

  • 可能是我太害怕孤独故连我早已习惯了孤独,都不知。犹记早在小学两三年级我便时常晚上一人在家睡觉,但我已不记得那时我的心中所想,只记得往往是被子过头,闷闷入睡。儿时的睡眠质量倒不像如今,睡得早也睡得着,早上自己也能早起,偶尔自做一碗红烧牛肉面用于饱腹,或是去街上花个一元买个大饼。

  • 依稀还是能记得儿时的事情,不过实在太久远的我便一脸茫然。就如家人常常饭桌上提起的那件“大事”:那时我们一家还在义乌,爸妈还在那做生意,我可能三岁,或是更小吧。有一日我和我姐(亲姐大我四岁)去摊位上,不知怎的当我姐回头看我时,我已不在她视线中。听闻全家跑遍了整个商场寻我,最终还是我姐在商场顶楼寻到了我,我那时白白胖胖一双小短腿,殊不知怎的能一步一步迈着上了四楼,真可谓神乎其技啊。还有一事便是我在托儿所抄起凳子准备与老师干架。由于父母忙于生意,无再有精力将我带在身边,而我那时也已三岁,到了该读书学习的年纪了。于是就将我安排进了托儿所与我姐一个学校,只不过我是小班,她在大班。每每到了午饭时间我便要拿着我的家伙跑到姐姐的班级去要我姐喂我吃(听着傲娇也是从小就开始的啊),姐姐无奈也只得喂我。然老师不从,要将我“赶回”自己所在班级,我那时也是有脾气(果真性子在小时候就已经定型了啊)顺手就抄起身下的小板凳准备扔向该老师,做好了大干一场的风范。次次谈论此,我以手掩面,不语不语。


  • 08年大雪,雪灾。十年后的18年,也是多灾多难。

  • 如今的网络舆论力量不容小觑,听闻国家也是准备出政策实名发表舆论,不知会如何。

  • 以前人们没有手机没有网络,两耳不闻窗外事,生活无忧,也无需顾此失彼,做一件事便能专心做到极致。网络的力量使人们不知名有了一种使命感、一种自我重要感,便会觉得我不能缺,缺我不可。想太多,心累,吃好睡好,长生不老。

  • 前几日猛然想起之前听闻爷爷的死因是前列腺癌,而前列腺癌遗传的概率极高,不知我会不会中招,忐忑不安忐忑不安啊。人生不尽人意之事多矣。

  • 魔都寸土寸金,在小房间里无地安置写字桌,便买了个小桌放置床头用于平日里书写干活。人生不会一直如此,美妙人生须有美丽心人。


  • 恍然又快一年,去年元旦同大学室友游逛了美丽苏州,除了遍地黄牛与无良卖家,一切还是如此美好。尤是夜晚的街道显得古韵十足。

  • 前几日我们便定了中秋相聚游玩之地,本是准备花个大价钱去重庆探一探辣妹底子,可还是奈不住干瘪的钱袋子,于是便定了去杭州。计划是先去杭州再去横店玩耍,若时间有余,还可去我家静坐一番,亲自入园采摘葡萄也是极好(浙江浦江巨峰葡萄远近闻名,我家尚有几亩,养老足矣)。


平日主还是务实基础,提升自我价值。

以上便是八月之总结。写于 戊戌年 狗年 庚申月 戊戌日。抗战胜利日。

文章作者: Folgerjun
文章链接: http://putop.top/2018/09/03/scholarly-august-2018/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CC BY-NC-SA 4.0 许可协议。转载请注明来自 DoubleFJ の Blog